唐孙过庭书法理论刍议
2014-6-5 12:28:36
 
 
    

    孙过庭《书谱》是一篇千余年来传诵极广的书学名著,在我国古代书论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它本身也是一篇十分精美的草书作品。

    《书谱》是唐武则天垂拱三年(687年)出现的一部文书并茂的论书巨著。而对它的作者孙

过庭来讲,在当时了解他的人就不多了,甚至新旧《唐书》上都找不到他的名字。然而宋朝以

后《书谱》却成了我国书法理论史上的一部杰作。对于这部书是否完整,是它面世以来一直争

论的焦点。无论今存《书谱》为序言或为正文,为帙或为部分,其理论价值并不因此而减低。

下文笔者将考察分析其书论的以下几点主要内容把对《书谱》的一点体会写出来望得到各位专

家、学者的指正。
 
一、书法的本意

   《书谱》道:“至如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

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从这一点看出,学习书法一开始我们注重的是平正,这是

初学时的基本状态。也是我们适应文字在书写时的基本状态。一旦适应了这种基本状态我们就

会有不断进取,不断创新的需要与追求。于是就有了“务追险绝”的阶段。“务追险绝”是在

寻求更高境界时一段必要的选择过程。它是研习书法之人希冀寻求得到的一种具有个人风格的

表现。接下来孙过庭所说的第三个阶段“平正”已非第一个阶段“平正”的重复,也不是第二

个阶段“险绝”的倒退。而经过“险绝”“平正”后的一种归真返璞。孙过庭在此谈的是学习

书法成长时期的不同要求。他特别指出从平正到险绝,从险绝又复归平正这样一条学书的途径。

而“通会”后的书法线条才是我们所说的“书法线条”。人们在书法线条中会欣赏到书法

线条本身的美。这种美来自于书法家创造性的组合和对艺术的审美,同时也让人们在这种具有

创作者风格的线条组合中,感到了生命的运动和自然的力量。此时的我们或许会全然忘却那文

字的本意,而是更多的关注线条的美感了。书法艺术只有到了这个时候(阶段)才真正摆脱了

文字的束缚而独立。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在于:书法原于自然,高于自然,还要复归自然。因为

书法艺术是书家的创作,是主观与客观,表现与再现的统一。因此书法高于自然,最后回归自然。

而所谓回归自然是见不到人工技巧上的斧凿痕迹,是指书家在书法的作品中所投入感情的自然

流露。
 
二、基本技法

    “今撰执、使、转、用之由,以祛未悟。执,谓深浅长短之类是也;使,谓纵横牵掣之类

是也;转,谓钩环盘纡之类是也;用,谓点画向背之类是也。方复会其数法,归于一途;编列

众工,错综群妙。”

    研习书法不能不讲究方法,孙过庭根据他个人实践的经验总结,以为“执”“使”“转”

“用”最为重要。所谓“执”就是指腕执笔;“使”即使锋运笔;“转”就是行笔的曲折回

环;“用”指的是点画的揖让向背。明确了这几个最基本的方面,要研习书法便有了轨迹可

循。“执”在这里孙过庭提出深浅长短不同“执”是静的,“使”和“转”是动的,“提”

“按”和“导”“送”是要娴熟地配合起来。“使”“转”的得法与否会影响到线条是否耐

看,也关系到点画的活泼或呆滞。执笔、运笔、结构是书法技法的核心部分。这些重要的问

题解决了,章法等问题便相对容易了。《书谱》在这里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书法基本技法的

总结。
 
三、书法的创作

    书家的创作与风格能反映出书法家的修养和书法创作的内涵。孙过庭认为王羲之以后的

书家之所以有所不及,是因为没有王羲之晚年那种思虑精深、心志恬淡、而达到“人书俱老”

的学识修养。

    “又一时而书,有乖有合,合则流媚,乖则雕疏,略言其由,各有其五;神恬务闲,一合

也;感惠徇知,二合也;时和气润,三合也;纸墨相发,四和也;偶然欲书,五合也。心遽体

留,一乖也;意违势屈,二乖也;风燥日炎,三乖也;纸墨不称,四乖也;情怠手阑,五乖也。

乖合之际,优劣互差。得时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志。若五乖同萃,思遏手蒙;五合交臻,神

融笔畅。”

    在书法的创作上,孙过庭提出了著名的五乖、五合理论。提出书家在提高发展书写技巧方

面的辩证过程。得志者:书乃心灵之发泄,心不欲书何得佳作。神怡务闲、感惠徇知、偶然欲

书……所以书家以得志为要。得器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笔纸墨书之器,三者不精虽

有妙手也会无可奈何。所以得器次之。得时者:纸墨不称,人心畅郁,因天时气候发生变化而

变化,风燥日炎,所以得时末之。对于书写的重要性而言:因书写者的性情、思想将直接反应

在其作品中,所以书写者只有五合交瑧,方能神融笔畅。
 
四、书法之风神

    《书谱》道:“夫心之所达,不易尽于名言;言之所通,尚难形于纸墨。粗可仿佛其状,

纲纪其辞。冀酌希夷,取会佳境。阙而末逮,请俟将来。”又说“心不厌精,手不忘熟。若运

用尽于精熟,规矩谙于胸襟,自然容与徘徊,意先笔后,潇洒流落,翰逸神飞。亦犹弘羊之心,

预乎无际;庖丁之目,不见全牛。”

    孙过庭所说的心手关系是指一种极精极熟之后对笔墨技巧的运驾自如。他认为书法本原于

人的心灵,要使手能准确地表现心灵,这就需要有长期艺术涵养之后的妙契神悟,而心手契合

的标志是能够不立规矩而又能摆脱规矩的束缚。他对书法之“法”的理解是颇有辩证意味的,

遵循法度不等于拘泥法度,入乎法是一种手段,出乎法才是目的。书家要追求艺术创作的自

由王国,提倡一种兴会淋漓不可遏制的创作状态,虽未背离规矩,然规矩是平时积学所成。正

所谓“容与徘徊,意先笔后,潇洒流露,翰逸神飞”。《书谱》指出书家创作的最高境界,要

达到像庖丁解牛般的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

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

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信可谓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

动,下必有由。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如此生动的文采、如

此深邃的哲理、如此精辟的论断、如此酣畅淋漓的笔墨,加之如此丰富的遐想,为我等千年下

的后学所敬仰。
 
五、传承与创新

    古代先贤用“去故就新”四个字,高度概括了我们今天所说的传承与创新,改革与发展的

关系。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在书法文化方面的传承与创新也是代代相传。晋人尚韵,唐

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在我们今天大发展大繁荣,大力提倡改革创新的时代,我们的

文化走向在哪里,我们的书法“尚”什么呢?“古不乖时,今不同弊”、“违而不犯,和而不同”

这是孙过庭《书谱》里有关和谐与变化,法则与创新的辩证关系。他告诉我们古代先贤在书法传

承与发展方面也遇到同样问题。“古不乖时”这句话我说不好,但“今不同弊”我想我们这时代

是做到了。当今的每个人都力图在表现自己个性的方面不断地“创新”,这包括学习西方文化而

甩掉自己“陈旧”文化的创新。包括创作材料与文字载体的创新,即选用你所谓的新材料创作新

的汉字。也包括一些颠覆性的创新,即颠覆历史颠覆传统。

    世界是多民族的,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同时拥有自己的文字,但能把文字形成一种

艺术,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中延绵不断,全世界只有我们中华民族的汉字文化。几千年来中华
   

    民族接受、吸收许多外来文化,而我们的主体文化是不变的。我们的民族文化是博大精深的文 

化范围涵盖各个领域,书法只是其中记录文化发展过程的载体。相对而言,民族文化是广义的,

书法是狭义的。《书谱》中:“闻夫家有南威之容,乃可论于淑媛;有龙泉之利,然后议于断

割。语过其分,实累枢机。”这段话告诉我们没有一定的见识,没有一定的基础,没有一定的

修养,你说话是站不住脚的。学习继承、理解创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才是我们乃至后人真正

所要传承,所要承担的历史责任。

    《书谱》洋洋洒洒3000余字,文彩华丽、内容涉及书法方方面面。学识所限,我们不可能

一一理解其深奥的哲理,在此也只能谈谈浅见。笔者对《书谱》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初步的认识,

是在学习前辈学者论著中得到的些许启示,也是个人学习《书谱》的一点点浅见。有不成熟的

观点与浅见望专家,同道多多指教。

        □  马京生

 
   
 
 
全球安防网 IC报价网